10日晚,有網友發佈照片,指四川美術學院副教授王小箭在吃飯時“性騷擾”兩名年輕女性。當事人王小箭昨日對南都記者表示,他已退休,且這兩名當事女生並非他的研究生,認為自己“沒做錯什麼事”。(10月12日《南方都市報》)
  從目前已證實的情況來看,當事人確實是大學老師和學生,從當時的現場圖片來看,這一切都是發生在眾目睽睽之下,如此肆無忌憚,實在匪夷所思。還有另外一個不可忽略的背景是,也就是在當天,教育部專門發佈了《關於建立健全高校師德建設長效機制的意見》,於此而言,這是一幕讓見者唏噓、讓“意見”尷尬的場景。
  不過,根據當事人的說法,他並“沒做錯什麼事”,理由有二,一是他已退休,二是當事女生並非他的研究生。換言之,既然已經退休了,所謂師德師範就跟他沒有關係了;既然兩個女學生不是他的研究生,那就更算不上有損師德了。
  荒誕之後居然還有如此荒誕的說辭,實在讓人不齒。首先在言語邏輯上是荒誕的,他可能真的是已經退休了,只是難道退休了,就可以沒有師德的束縛嗎?姑且不說作為師者的應有道德自覺和職業修養,師德也是為師者的職業規範,是職業生涯中必須恪守的行為底線。從真實情況來看,他只是因為年齡限制而退休,他自己也承認還在帶研究生,事實上,他還是個老師。即便他已經全身而退,因於其職業的特點,恪守為師者的行為規範,也應該是綿延其一生的道德自覺。無意於對為師者進行無上限的道德綁架,只是這實在應該是為師者最基本的行為底線,要知道,教師可是人類靈魂的工程師。
  而所謂“不是他的學生,沒有權力迫使她們做什麼,所以跟師德無關”,更是讓人憤慨。按照他的邏輯,難道是他的學生,他就有權力迫使他做什麼?難道一個師者的修養,只限於對他的直屬學生?這是赤裸裸的學術霸道,也是赤裸裸的行為流氓。
  其次,在言語內容上也是荒誕的。根據當事者的說法,“親吻”竟然是正常交流,還稱,自己帶學生的風格就是“連說帶哄”,照片就是“哄”的時候。如果這也能成為一個為師者的風格,簡直是對風格二字的侮辱。一個老師在教學上是可以因個性而存在迥異的風格,但是風格應該是體現在個性上,豈能把出格當風格?
  根據學校網站的披露,這位退休的副教授,居然還是一名“著名的藝術批評家”,無意於否認他在學術上的造詣,但是從此事看來,這位把“親吻學生”當做正常交流的老師,至少在師德上,是存在嚴重問題的。至於是否已經構成性騷擾,可以從律法上給與認定。
  如果說為師者罔顧師德,做出為老不尊的行為,是令人唏噓的荒誕,那麼,在整個事件中,那兩個雖有反抗,但卻對這位老師的“連說帶哄”教學法,並未表現出應有態度的女學生,無疑又是令人心生悲哀的,無論是因於什麼樣的原因,大庭廣眾之下,發生這樣不得體的行為,顯然不是一個巴掌能拍響的事。由此看來,建立健全高校師德建設長效機制,很是必要,而建立健康的高校人才培養機制同樣值得期待。
  文/高亞洲
  
  (辣味時評,一掃就行!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!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!)  (原標題:副教授“親吻學生”中的荒誕與悲哀)
創作者介紹

Wilson

iu37iupta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