亞心網訊(記者吳美漩)被譽為“用舞蹈傳遞民族團結正能量大使”的古麗米娜·麥麥提,因斬獲浙江衛視《中國好舞蹈》節目“年度最受歡迎舞者”殊榮成了“名人”,而她成名的幕後故事卻是數之不盡的。新疆藝術劇院藝術創作研究部舞蹈創作室主任、國家一級編導加蘇爾·吐爾遜,正是古麗米娜·麥麥提4支參賽舞蹈的編導,他將現代舞和民族傳統舞融合實踐,為當代新疆舞探出一條新路。為此,近日記者專訪了加蘇爾·吐爾遜,請他談一談將新疆傳統舞蹈融入現代元素的具體想法和實踐。
  記者:您在古麗米娜·麥麥提的獲獎舞蹈中加入了哪些現代元素,為什麼這樣做?
  加蘇爾·吐爾遜:1998年9月,我考入北京舞蹈學院編導系現代舞編導本科專業。2002年7月,我從學院畢業。從學院回來,我編了一些舞蹈作品,像《吶喊》、《離開母親的那一天》等,從那時起,我就開始將現代舞中的元素與新疆民族舞融合,但那時候我編舞還不太成熟,現代舞的成分太重,民族舞成分缺少。
  直到2002年至2006年,我為古麗米娜·麥麥提參加“桃李杯”舞蹈比賽,量身定做舞蹈《鈴鐺少女》,為她排練了4個月,與她一起將這部舞蹈打磨到完美,我才將維吾爾族舞蹈的成分在作品里放足,將現代舞的技法適度地融入其中。這部舞蹈作品拿到了當年“桃李杯”舞蹈比賽的二等獎,這是一個很高規格的認可。
  記者:對新疆傳統民族舞蹈融合現代舞的形式,您是如何理解的?
  加蘇爾·吐爾遜:當時《鈴鐺少女》獲獎,一些新疆知名的舞蹈教師、藝術家看到這部舞蹈,驚訝地贊嘆:“新疆還有這樣的舞蹈!”實際上,大部分新疆藝術家、觀眾已經看慣了新疆從50年代沿襲下來的民族舞,那時候新疆被稱作“歌舞之鄉”,新疆舞也習慣於以扭動脖子、轉圈為主要舞蹈動作展現在觀眾眼前,那都是很程式化的東西。
  而《鈴鐺少女》中的民族舞擺脫了新疆傳統民族舞程式化的東西。比如傳統舞蹈動作出現的時間、動作的力度等,我都做了改變。這樣,觀眾雖然看到的是維吾爾族的舞蹈,但是這種舞蹈已經與傳統的維吾爾族舞蹈不同,它的跳法更多樣。
  現在的藏族舞、蒙古族舞已經越來越現代化,技法和舞蹈語彙遠超傳統的民族舞,新疆舞自然也要迎頭趕上。通過改編,以前的維吾爾族舞蹈語彙得到豐富,不只有扭動脖子、平轉等程式化的動作,舞蹈中表達的情感不僅講“喜”,還可以講“怒”、“哀”、“樂”,再通過舞蹈演員的“身體語言”將它們完整地表達出來,這樣,舞蹈就像在給觀眾講故事,會吸引人往下看。
  記者:您認為新疆舞蹈未來的發展趨勢如何,下一步它還要如何改變?
  加蘇爾·吐爾遜:就拿《鈴鐺少女》來說,它為觀眾講述了一個像鈴鐺一樣活潑可愛的少女的故事。古麗米娜·麥麥提是個少女,但她跳的舞不同於其他少女,她是維吾爾族,是維吾爾族在跳自己的舞。這種層面上的理解,意味著維吾爾族舞蹈已經步入現代化,在保有自己民族特點的基礎上,要講人類共性的故事。
  這就是說,新疆傳統的民族舞包括蒙古族舞、回族舞等,都要有自己對本民族舞蹈的看法,在各自保留自己的特點、自己的文化底蘊的基礎上,他們的舞蹈還要通過自己的方法給所有的民族講故事,以此表達一種人類共性的東西,才可以吸引觀眾,與觀眾產生共鳴。
  下一步,新疆舞蹈應該蛻變成為一門綜合性的藝術。比如我計劃從歌舞劇的方法,去改編維吾爾族舞蹈。這就意味著,新疆傳統的民族舞蹈未來的改變不僅局限於舞蹈動作、舞蹈情感,還可以延伸至服裝、道具、伴奏等。  (原標題:加蘇爾·吐爾遜:當代新疆舞要學會講故事)
創作者介紹

Wilson

iu37iupta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